万物皆有裂痕

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《落雪紛飛》05 (ABO)

夏言曦:

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


《落雪紛飛》 




前回:http://amemoeminha.lofter.com/post/1e412548_cf0c70b




*ABO文,A為乾、B為坎離,O為坤。(取自八卦。) 


*OOC,有懷孕,有生子。




05


酒吞看著覆上一層雪的大江山土地,腦中不禁聯想到茨木那頭皊白的長髮。


「吾友,跟吾打一架,然後打敗吾,支配吾的身體吧。」有多久沒有聽到茨木對自己說這句話了,貌似很久了,酒吞猜想,大概是茨木知道自己是坤後便沒有再酒吞面前講過這句話了。


「那個笨蛋……」


往往失去之後才會知道擁有時的幸運,酒吞很難得這樣靜下心來的回想自己與茨木之間,幾百年來發生的事情,想要見茨木的心情愈加強烈,不會再錯過茨木的感情,不會再傷害他,只想跟他在一起,度過之後幾百、幾千年的日子。


「酒吞,八百比丘尼已經在大廳了。」星熊童子走到酒吞的身旁,自從茨木離開後不久,這樣看到酒吞一個人站在著沉思的情況實在太頻繁了。


酒吞找不到茨木童子,於是想要請八百比丘尼幫他占卜茨木現在的所在地點,酒吞也不拖泥帶水的直接告訴了八百比丘尼這次請她來的目的。


「呵呵,鬼王大人的請求我當然做得到,只是我曾答應過幫助茨木的那位大人,不會將茨木的下落告訴任何人。」


聽到八百比丘尼的話,酒吞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,但……


「罷了,你不說便算了,我自己找。」是他趕走了他,理應不該求助任何人的力量,他要自己找到他。


「等等,我沒說不幫忙,看著茨木童子那般,我也很於心不忍的。」


酒吞不再說話,只是看著八百比丘尼,茨木的現況,每個人都清楚,僅有自己不知道,說不上來這是什麼滋味,酒吞知道這滋味,非常苦澀。


「你從未想過,你不想牽扯到的那個人,或許能夠給你答案。」八百比丘尼的聲音傳入耳裡,酒吞知道她指的是誰──鬼女紅葉。


紅葉離開後,酒吞知道就算找到紅葉她也不會再回來了,所以沒有尋過她,之後又跟茨木發生了那樣的事情,更讓酒吞將紅葉的事情拋在腦後,也可以說是刻意要遺忘紅葉的事情。


說酒吞那麼多年來說著愛紅葉,就真的沒有感情了嗎?或許是愛過,但那僅僅是第一次見面時紅葉那艷麗的舞蹈吸引住了酒吞的目光,讓酒吞不禁的追隨著紅葉,而沒有看到一直在自己身後的茨木,他甚至覺得茨木的存在是理所當然,所以沒有特別在意,直到真正的失去之後才發覺,那個在自己背後的妖,對自己來說有多重要。


紅葉離開後並發現茨木對自己的重要,酒吞第一次認真的釐清了自己的感情,他愛著紅葉,同時也愛著茨木,只是酒吞認為自己對男的沒有興趣,即使是坤,又何況他一直覺得茨木是乾,更是將對茨木的感情藏在深不見底的黑暗中,那天喝醉發現茨木是坤的時候,除了因為紅葉而遷怒茨木,恐怕那還參雜著茨木對自己隱瞞是坤的這件事情。


怕是自己從未給過茨木足夠的信任……


 


「紅葉嗎?星熊!」


「了解。」聽到酒吞叫自己的名字,星熊童子就知道他的意思,不過這時八百比丘尼開口道:「不用這麼麻煩,紅葉出來吧。」語畢,紅葉的身影就在眾人的面前出現。


「這是?」


「離開之後我遇到了八百比丘尼大人,請她收我為她的式神。」紅葉說明道。


「為何要這般墮落?」酒吞大概可以猜到紅葉為何會自願成為式神的原因。


「別誤會,我是真的打算忘了,待在八百比丘尼大人的身邊,我覺得自己的心情平靜了不少。酒吞,這不是墮落。」


「你開心就好。」紅葉都這麼說了,酒吞自然不再多說些什麼。


「不過,紅葉,茨木童子的現在在哪裡?」現在對酒吞來說最重要的是茨木童子的下落。


看著酒吞眼裡的焦急,紅葉嘆了口氣,早知如此何必當初。


「酒吞,我可以告訴你茨木現在在哪裡,可是你要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夠再放開茨木的手,否則下次就不單單只是離開,茨木的心思經過你這段日子的沉思一定很了解他會做出什麼事情。」


每一個人、妖都比自己還要了解茨木,但明明和茨木相處最久的是自己啊……但此時酒吞又有什麼好抱怨的呢?


「我答應你。」鬼王的光輝好像在一瞬之間消失,現在的酒吞只是一個一心想要找回自己心愛之妖的普通妖怪,不是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大江山鬼王。


「茨木在晴明府。」語剛落下,酒吞的身影便消失在大家的眼前。


「還有茨木懷孕了。」紅葉看著酒吞如此快的速度頓時有些無語,她還沒說完啊!後面那句話才是重點……但又為茨木感到欣慰,這一次幸福真的要降臨了不是嗎?


「他剛剛還沒聽到後面那句話就跑了。」星熊的語氣中有著些許的幸災樂禍。


「走吧,我們去看戲。」八百比丘尼雖然早就占卜到酒吞跟茨木兩人的未來,但占卜跟真實上演在眼前是不一樣的,所以興致高昂的往晴明府去了。


 


酒吞站在晴明府前,猶豫了。


如果茨木不想看到他該怎麼辦?但是又想到大天狗那句「他很想你。」,鬼王甩了甩頭,這樣躊躇不定的自己沒有資格成為茨木的鬼王,邁開腳步,酒吞無視佈滿在周圍的結界直接走了進去。


「酒吞?」剛踏進庭院,後頭就傳來大天狗的聲音,酒吞轉頭,心裡有點不是滋味,「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


「……我陪妖狐來看茨木。」


「他在哪裡?」酒吞指的是茨木。


「現在大概在後院,你收斂一下你的氣息,我帶你過去。」


其實酒吞現在收斂起氣息也沒什麼用了,早在酒吞進到庭院那刻起,茨木童子便聞到那屬於酒吞的訊息素,那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忘記的氣息。


後院,昨夜的雪還未消融,茨木和妖狐坐在木製的椅子上,茨木的身上蓋著一件毛毯,茨木臉上寫滿了焦急,聲音傳入酒吞和大天狗的耳裡。


「妖狐,是不是吾友來了?」說著就要起身離開,如果酒吞發現自己的孩子......茨木從來沒有這麼恐懼過。


「茨木,你要去哪裡?」茨木慌張地走著,身子搖搖欲墜,彷彿下一刻就會摔倒。


酒吞在一旁看著心驚膽跳,同時又心痛著,這樣的恐懼是自己帶給茨木的。


茨木雙目無神的走著,不注意腳邊撞到了一顆大石頭,沒有想像中的疼痛,茨木跌入一個溫暖的懷抱,熟悉的氣息襲捲而來,茨木站穩腳步伸手推開酒吞。


「茨木……」看著茨木推開自己,酒吞苦澀地喊著他的名字。


「吾友,好久不見,不過吾的身體有些不適,先去休息了。」毫無留戀的轉身就走。


看著茨木的背影,酒吞無力的垂下手臂。


在一旁目睹全程的妖狐原本想要數落酒吞幾句話,但是看到酒吞此時的模樣,卡在喉嚨的話卻是怎樣也說不出口了,伸手拉了拉大天狗的衣角,大天狗握住妖狐的手,安撫似的摸了摸妖狐的耳朵。


「酒吞,你接下來怎麼辦?」


「……不怎麼辦,茨木在哪裡我就在哪裡。」酒吞轉身走向剛到不久的星熊童子,「星熊,大江山就交給你了。」


聽聞酒吞的話,星熊整個人瞬間萎了,別啊!酒吞大人,大江山那麼大一個,你全丟都給我豈不是要累死我!


酒吞直接無視星雄眼底的抗議,拍了拍他的肩膀,而後就往剛剛向大天狗打聽到的,茨木的房間走去。


 


從窗外看進去,燭台上微弱的光火照著茨木的房間,茨木此時正躺在床上,看起來像是在休息,但是微微顫抖的身子卻出賣了茨木的心慌。


酒吞開門走了進去,茨木聽到開門聲,身子顫抖的幅度更大。


站在床邊,看著整個躲進被子裡的茨木,酒吞連同棉被將茨木抱進懷裡,茨木想要掙扎,卻不禁貪念這樣的溫暖,酒吞的手掌一下又一下的拍著茨木的後背,似在安撫著茨木的情緒。


顫抖的身軀漸漸的在酒吞的懷裡停下,隨之而來的是平穩的呼吸聲,酒吞將茨木抱在懷裡,緩緩地躺了下來,伸手拉開遮掩住茨木的被子。


撫上茨木的臉頰,手指碰了碰那唯一的紅角,「嗯……」


酒吞輕輕的、溫柔的在茨木的額頭上落下一吻。


 


05完




微博簡體:http://weibo.com/6059978276/Eiz6tp3yv




如果功課不再增加的話,星期五的半夜會更新。TAT


這章茨木看起來很柔弱(?,放心他下章會很霸氣的,大概吧.....(喂

旅行精选:

___Nocturne_:

红色的信仰扎根这片土地 

会有些羡慕 他们的内心 有一个强大的依靠

也许人生也是一场修行

你的信仰是什么颜色的?

 


一根筋的好男人真是这个世界的灾难啊

行壹:




结婚45周年,曾经的帅男靓女,如今的老夫老妻。他们没有孩子,养着一条狗。妻子即使老了,依然是个美人,就像丈夫说的:她是妻子最合适的人选。


 


每天早上醒来,她去散步,他在家。回家之后,两人吃饭,然后她进城买点需要的东西,他在家呆着。一天,她带回一份信,两个人的生活从表面的平静变得风起云涌。信上说他45年前掉进瑞士冰川去世的女友,如今被发现了尸体,作为亲属的他是否要去看看。


 


只是一个她早已知晓的故事,她以为只是一个45年前的恋人在他们的生活里出现一下,没想到这一次,一份信却让他们45年的婚姻生活变为笑话。


 


收到信之后的他开始魂不守舍,絮絮叨叨不停的说前女友。


她问他,如果前女友没有死,他是否会娶她?他说是。


她问他,为什么会娶自己。他说因为她是妻子最合适的人选。


她或许以为他会说喜欢,会说因为爱。可惜最后也只是因为她适合当妻子。


两人在一次缠绵的时候,丈夫习惯性的闭上自己的眼睛,她说睁开眼,看着我。丈夫睁开眼的同时却也无法再继续做爱。为什么他不能看着她做爱?因为他心里想的是那个死于45年前的前女友。


 


就在当晚,等她睡着之后,他偷偷的爬上阁楼。


在阁楼里有相机,相机里有前女友的照片。


有放映机,可以在放映机上放映前女友的照片。


有日记本,记录着他和前女友曾经的甜蜜。


阁楼是他和前女友共同的记忆所在。


 


在无数妻子不在家的日子里,他在阁楼里回忆着与死去前女友的过往。


曾经的他喜欢登山,前女友在登山途中意外死亡之后,他再也不爱运动。


曾经的他喜欢拍照,相机里都是前女友的照片。前女友去世之后,他再也没有拍过照片。如今和妻子的家里,却连一张两人的合影都没有。


曾经的他喜欢小孩,前女友去世的时候,肚子里怀着孩子。后来他为了纪念前女友,没有和妻子要孩子,而妻子每天只能照顾狗,狗就是她的孩子。


 


可惜,那个陪伴在他身边45年的妻子不知道他的内心,她孤傲的一个冷美人,嫁给他,因为爱情。却在45年后发现丈夫的心里未曾有过她。他和她演了一场世俗夫妻的戏,他走的是形式,而在这场戏中,她付出的却是真心。


 


在发现事实真相的时候,她只剩彻夜难眠。可惜有什么用。丈夫背叛了她45年,她却始终用心,时刻惦记他按时吃药没。在这场不对等的婚姻里,一个人付出了全部,另一个人却是只想着前女友的行尸走肉。既然如此,那个放不下前女友的他,不是应该去殉情或者孤独一生吗?又何必来耽误另一个女人?


 


这个男人的自私就在于,他想要世俗的婚姻形式,却知道自己已经不会爱。


这个妻子的悲剧就在于,她付出全部去爱,最后却换来一生的背叛,感情的背叛。


她歇斯底里的说,感情已经被玷污了。是啊,在她意识到真相的那一刻感情已经被玷污了,被玷污的感情已经回不到过去了。


 


一根筋的好男人真是这个世界的灾难啊。


 


最后,在他们45周年的典礼上,他为了配合典礼,配合妻子,说了很多完美的漂亮话,比如感谢妻子,比如妻子最好等等之类的。可是当婚礼上歌曲想起,舞池中央的他却扔下妻子一个人哭着转身,因为这歌词是他们结婚时他选来纪念前女友的歌曲。


“如今我的爱人离我而去
我终于失去了意中人
我饱受了朋友的讥笑
伤心的泪水再也隐藏不住了
我只能强颜欢笑地说
当爱情的火焰熄灭时
烟雾弥漫你的眼”


 




最后他们是继续同床异梦还是各走各的,我不知道。毕竟已经是70岁的人,人生即使再给机会选择,也已经没有时间了。真的为妻子遗憾,陪伴了这样自私的男人一生,为这一生的岁月说一声对不起,浪费在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身上。希望最后,他们是各走各的,即使只能再活几年,至少生活里没有刻意的背叛。


 


这是电影《45周年》的故事情节。



安羚:

花瓶里枯萎的玫瑰
唯独一朵
亭亭玉立仍鲜艳存活
纯净的白


病房瓦砾下残喘的战士
唯独勇者
病入膏肓也热血沸腾
狂热的红


微风荡漾里湖光粼粼
生命里的欢歌代替所有多余的言语
不紧不慢


烟火再次燃放
破碎没有情感
不慌不恐


是为了存活而放任生命 自流
是为了相守而情愿舍离 自妄
是天上嘲笑的鸟
是地上慌乱的人
是我们自命不凡
乱世流离不甘为寇
生命的长河从未止境
我自入战场
我自就桀骜

都是套路💨🎬📺

东方姑娘:

抗日劇總套路:1你是國軍→部隊打散→自己單乾→重傷→八路軍救了你→教育你→你成了八路; 2你是百姓→家人被殺→自己單乾→重傷→八路救了你→教育你→你成了八路; 3你是八路→各種瘋打→重傷→也是八路救了你→不用教育你了→你還是八路。

杂货铺。:

柳月娥:从现在开始,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;
要宠我,不能骗我;
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,你都要做到;
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。
不许骗我、骂我,要关心我;
别人欺负我时,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;
我开心时,你要陪我开心;
我不开心时,你要哄我开心;
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;
梦里你也要见到我;在你心里只有我……

陈季常:从现在开始,
我只疼你一个,宠你,不会骗你,
答应你的每一件事情,我都会做得到,
对你讲的每一句话,都是真话,
不欺负你,不骂你,相信你,
有人欺负你,我会在第一时间来帮你,
你开心的时候,我会陪着你开心,
你不开心,我也会哄着你开心,
永远觉得你最漂亮,做梦都会梦见你,
在我的心里,只有你!

cr《河东狮吼》

一坨懒猫:

      私下把 琅琊榜 和 盗墓笔记的人设拉了一下对比。
      主要是瞎子和阁主的流氓气质有点相近。其他人只是因为一些相似点而凑对。
      前期的吴邪和后期的吴邪,也的确有个很大的转变。我是说性格上。至于外貌上,林殊是整容,吴邪是掉头发嘿嘿嘿。
      秀秀虽然年纪小,但我觉得她的气场还是略攻,并且鉴于她可能跟吴邪有青梅竹马之宜?于是私下拔高了她的年龄。
      花姐其实也是个很攻的男人,与宫羽的相似点在于“灵活的身段”(参考宫羽展现的轻功和花姐的棍子)。
      老张和靖王唯一相似之处大概就是“男主(的好基友)”这个设定。
      胖子和蒙大都是可爱且萌的男人,虽然我觉得胖子智商要比蒙大高一点,但蒙大万一是“难得糊涂”也不一定。
      霍仙姑和静妃都是那种有手段的女人,当然静妃比较内敛。而 且她们都喜欢并且没有嫁给吴老狗/林燮。
      四阿公和虾酱大大都是人生阴影。
       一穷和祁王都是生活在背景里的男人2333
      二白叔的高智商和低调,跟言侯相近。都是我男神呐。
      吴三省和陈文锦这一对,私配了聂锋和夏冬这一对。当然三叔是前半部分还在,后半部分生死未知,聂锋则是反一反了2333陈文锦和夏冬也是反一反2333